杜國浩:我站在這里,是我的責任
【作者】管理員  【來源】本站編輯  【發布日期】2017-05-09  【點擊量】4270次

        

      很多人對青島市臨沂商會的常務副會長杜國浩都不是很熟悉,仔細的人也許只是在商會的通訊錄上看到他的信息:山東國橋進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長。

  即使他去參加商會的活動,由他來出面陪客,他也是不善言辭,一副心如止水的感覺。曾經就有個異地商會認識他的會長說,你們的那個杜國浩會長更像個佛。
  1979年,杜國浩從臨沂市河東區太平鎮通過高考走出來,畢業后分配到了青島港務局。那時候,能出個大學生可是不容易。當我問他對過去的中學時代的記憶,他笑著說,記憶很多,最難忘的是經常的一日三餐煎餅卷鹽粒。
  后來他又被分配到了青島建設銀行,從事信貸業務。97年開始做起證券公司的高管,先后出任大鵬證券、山東證券、中原證券等公司在青島公司的營業部擔任總經理職務近十年。
  二十多年的銀行證券行業的從業經歷,使得他企業經營最大的優勢就是金融工具的運作和使用。
  2007年,他徹底下海,他開始出任山東國橋進出口有限公司的董事長,國橋公司是省經貿廳改制的企業,他利用這個平臺開始做起大宗商品貿易。大宗商品原料以進口業務為主。主要是氧化鋁,鐵礦沙,水產品進料加工,即使很不好的2016年,公司的營業額也在幾十億。
  我和他在他很簡樸的辦公室一起喝茶聊天,辦公家具完全不像那些成功企業家的奢侈裝潢和高檔紅木家具。
  我說:你太低調,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啊,真是咱們沂蒙老區人的風格。
  他說:我主要是做外貿,也不需要過于出人頭地的顯擺,所以我給我自己定的一個原則,一切以穩當為主,平時也不愿意和他們爭,想和我合作就合作,不想合作也是哥們。
  說起和老鄉們之間的關系,這幾年他自己主要就是和別人合作,在臨沂、青島、海南他都和別人合作做一些地產和貿易項目。他說:我的特長是做金融和國際貿易,其它項目不怎么了解,就跟著兄弟們一起合作吧。
  很多和他相熟的老鄉,找他也許更主要的意思‘打土豪’,讓他請客吃飯。
  他對我說:很多人都喜歡和我合作,因為我沒有脾氣,你說怎么來怎么好都行。
  這幾年,金融和經營形勢不好,國橋公司業務上倒沒有遭受多少損失,在其它方面卻是做了不少冤大頭。比如有的公司通過他的平臺做業務,最后帶錢跑路,法院竟然起訴他的公司負連帶責任,面對法官他無辜的說:你們說的這些人我根本都不認識,怎么有我的責任?法官也無奈的說:我們知道你是無辜的,但是我們也只能這樣做。
  還有一些關系很好的銀行行長讓他提供過橋資金給人家的朋友,他的錢進了銀行,人家的錢卻貸不下來,這被掉進了空子里面,他只能幫助背著,光這些還不回來的錢就很多。
  他苦笑的對我說:沒有辦法,只能算是我欠人家的吧,怎么辦,我不能把人家抱井里吧?所以,現在這兩年,我真是害怕了,只要我不認可的人,我都是說,別談錢,談錢傷感情。
  老天還眷戀于善良的人,這兩年,通過誠實守信,踏實做人,公司基本面獲得很大改觀,現金收入流充足。
  我說:你該給咱們的會員上上課,教教大家怎么做金融,怎么做國際貿易。他說:我怎么敢啊,老鄉里面高手太多了。
  業余時間,他最大的愛好是打高爾夫球,不抽煙,不喝酒,不打牌,在他身邊沒有任何那些所謂有錢得志的人的負面新聞。有朋友問他是不是有什么宗教信仰?他說:當然有信仰,我的信仰是照顧好自己的身體,我們現在年齡不小了,必須照顧好身體,要不老婆孩子和親人們還需要咱們的努力啊。
  和他聊天的那天,他真情的對我說:多年以前,父親是在我的懷里去世的,那一刻,我理解了生死,世界上所有的事,除了生死以外,什么都是小事,所以,我看淡了。
  對青島市臨沂商會,他很感慨目前的這個團隊。他說:加入商會,就是一種緣分,我們目前的這些人,就是代表在青島的臨沂人扛起弘揚沂蒙精神的大旗,沂蒙精神的本質是奉獻,所以我必須要奉獻。雖然我平時和商會的聯系不多,關系不大,也不想通過商會得到什么。但是我知道,我拿出的那些會費,是必須的奉獻和支持。我站在這里,就是一種責任。